来源
来源: admin   发布时间: 2014-08-11   318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环境保护部科技标准司司长熊跃辉介绍,VOCs 的排放源非常复杂,从大类上分,主要包括自然源和人为源。自然源主要为植被排放、森林火灾、野生动物排放和湿地厌氧过程排放等,目前属于不可控范围。人为源包括汽车、轮船、飞机等移动源,以及工业源和生活源;生活源又包括建筑装饰、油烟排放、垃圾焚烧、秸秆焚烧、服装干洗等等。

排放量最大的是工业源。从2009年开始,环境保护部污染控制司组织中科院生态中心、清华大学、华南理工大学、解放军防化研究院等单位的专家,估算人为源排放情况。结果表明,包括溶剂使用在内的工业源排放量占整个人为源的比重最高达55.5%,其重点排放行业包括石油炼制和储运销、化工、工业表面涂装、包装印刷等。 

“我国人为源VOCs排放总量还没有一个确切的数据。”郝郑平表示,目前,VOCs排放没有纳入污染普查和环境统计的范畴,也没有纳入常规监测体系,缺乏有关人为源排放量和排放特征的统计结果,缺乏有关重点行业和重点污染源的排放数据。

说不清楚,只能估算。环境保护部的一份文件这样表述:不同的研究方法在VOCs排放量的估算上有着很大的差异,总体上看,近年来我国人为源VOCs污染排放逐年增加,高排放量地区主要集中在京津地区、长江三角洲、东南沿海和珠江三角洲等发达地区,典型行业如石油化工、机械加工、汽车制造、家具制造、包装印刷、电子制造、涂装等VOCs污染突出。

“对污染源的认识也有一个过程,现在看来我们可能漏掉了一些行业。”熊跃辉表示,目前美国人为VOCs排放量每年在2000万吨左右,工业源中排名第一的是造纸业,其次才是炼油、海上油气开采等,我国造纸产量比美国还高,但是科研中一直没有把它作为排放重点。环境保护部科技标准司司长熊跃辉介绍,VOCs 的排放源非常复杂,从大类上分,主要包括自然源和人为源。自然源主要为植被排放、森林火灾、野生动物排放和湿地厌氧过程排放等,目前属于不可控范围。人为源包括汽车、轮船、飞机等移动源,以及工业源和生活源;生活源又包括建筑装饰、油烟排放、垃圾焚烧、秸秆焚烧、服装干洗等等。